第九章 零的秘密
"爱书网"网站最新地址为 m.22ff.club

萨朗明看零如此坚定,他收起在背后偷偷准备的术法,蹲下身子将捆着野猪的绳子解开。野猪刚被松开,翻身站起来拔腿就跑。它还没跑出多远,脑袋里面一阵灼痛,立马就停了下来,耷拉着脑袋又慢慢走回了萨朗明身边。

萨朗明将绳子收好后,站起身朝农场主伸出手说:“把酒给我。”

农场主把酒囊递给萨朗明,萨朗明接过后打开盖子仰头咕嘟咕嘟大口喝了起来,一口气喝掉将近一半后,他把酒盖好收起来对农场主说:“你先回去吧,这里等天亮再来清理。我在镇子上会多呆一天,如果还有问题的话就去找我。”

农场主看得出来萨朗明是有话要对零说,道过谢后便识趣的先回镇子了。

萨朗明看着农场主走远后,坐在地上对零说:“你也坐下来。”零在萨朗明对面坐了下来。

萨朗明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零看着萨朗明,话到嘴边脑子里又回想起那个声音:“一定要记住,这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你的同类。”

内心挣扎了许久,零下定决心说:“我原本以为所有的野兽都和斗兽场内的一样,宁愿死也不愿意输,但是它不一样,它不想死。”

萨朗明抬眼疑惑的看了野猪一眼,然后皱眉看向零。

零指了指无精打采的在地上趴着的野猪继续说:“明叔,我……能听懂野兽说话。”

萨朗明听到这句话后,噌的一下站起来,一挥手一个红色的光罩将二人连同野猪与外界隔开。他瞪大眼睛问:“还有谁知道这件事情?”边说边将手放在零的背上,红色光芒在他手上亮起,他仔细的探查着零的身体。

零摇摇头说:“没有人知道。”说完他陷入了回忆中。

在斗兽场和零关在同一个笼子内的是一头棕熊。每当有野兽在斗兽场内战败受了重伤后,被守卫抬着扔进其他野兽笼子内当食物的时候,它都十分悲伤并且担忧自己的将来。

零五岁的时候,棕熊告诉零,在斗兽场内人类如果受了严重的伤,会有人给他们治疗,等伤养好了还可以继续战斗。野兽受了严重的伤是没有人为他们治疗的,它们会被当做食物扔进其它野兽的笼子里,外面那些守卫们喜欢看到它们被其它野兽咬死的场景。人类只要活下去,就有机会离开斗兽场。但野兽只要被抓进斗兽场,最后的结果只有死在这里。

“等你长大后,那些人让你进斗兽场内战斗,一定要想办法活下来。”棕熊当时经常这样对零说。它知道,作为人类的零只要活下来,总有一天能够离开这个让他们感到绝望的地方。

它还经常对零说:“你可以和野**流,一定要记住,这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你的同类。”棕熊告诉零,在他小时的时候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过来在他身上查探一番,他们像是在寻找什么。棕熊不知道他们在零身上寻找的东西,是不是和零可以和野**流这件事情有关,但它能确定的是只要他们还没有找到想要的,零就是安全的。零小的时候棕熊也检查过他的身体,在零身上,它唯一发现零和其他人类不一样的地方就只有他能和野**流这一点。

后来零六岁那年的一天,棕熊再次被送到斗兽场内战斗,战斗中受了很严重的伤,他看到棕熊被十几个守卫用绳子捆着扔进了其他野兽的笼子内。棕熊的身体被撕咬着,它痛苦的吼叫声传出好远。零在笼子里大声呼喊着棕熊,棕熊听到零的声音后声嘶力竭的大喊着:“一定要记住,你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你的同类。等你长大后,那些人让你进斗兽场内战斗,一定要想办法活下来,活下来就有可能离开这个地方。以后和野兽的战斗,如果你赢了的话,就给它们一个痛快吧。”

棕熊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只剩下野兽进食的咀嚼声和零低声哭泣的呜咽声。

零对幼年时候的事情记忆不多,但是这些事情却像刻在了他脑子里一般。

之后没多久零就被送进斗兽场内战斗,一开始和他对战的野兽体型都很小,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实力越来越强,被安排和他对战的野兽体型也越来越大。但是无一例外,它们都死在了和零对战的斗兽场内。

听完零的回忆,萨朗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他问零:“你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,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

零说:“明叔,我相信你,而且我也不想它死。它和斗兽场那些野兽不一样,那些野兽知道自己活不下去只想痛快死去,而它想活。”

零想起来他刚才举刀的时候,野猪大喊大叫说:“我不想死啊,我还想多活几年,我还年轻的很,小英雄手下留情啊,求求你了,谁来救救我啊。”同斗兽场那些野兽比,它着实有些没骨气。

野猪刚才也被零的回忆吸引了过来,它听到零说起它,又哼哼的叫了几声。

萨朗明说:“我猜刚才你要砍它的时候它在求饶,它现在又说了什么?”

“它说它还没找到另外一个漂亮的野猪,它还想和漂亮的野猪生一群小猪崽子。”零一本正经的说。

萨朗明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野猪,赞赏的点了点头,那表情像是在说胸有大志!

被野猪活跃了一下气氛,空气中的沉重驱散了几分。萨朗明继续说道:“这些年我们一直安排人在观察你,我也去过斗兽场很多次,发现败在你手下的野兽无一存活。所以你是不想让受了重伤的它们,遭受活活被其它野兽咬死当成食物的折磨?”

“是的,明叔。”

萨朗明说:“我刚才仔细探查你的身体,没有发现任何与普通人类不一样的地方。你幼年时候被扔进棕熊的笼子里,它没有伤害你也是因为你可以和野**流的原因?”

“棕熊告诉我是因为这个,它说我被扔进笼子里给它当食物的时候,我的哭声让它感到了异常。它仿佛能听懂我的哭声,它之前接触过的人类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。棕熊没有吃我,斗兽场的人也感到不一般,第二天在我身上探查了很多次。再后来,和我聊天成了棕熊在牢笼内能打发时间的最开心的事情。”

萨朗明低头沉思道:“人类可以和野**流这件事情,我以前也没有碰见过,连听都没听说过。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,你切记不要再告诉任何人。不过你今天说的这些,倒是解开了我对你的很多疑惑。看来我们要将行程提前了,尽可能早些和念念会合。走,先回镇子上。”

说完萨朗明撤销隔音的术法,起身向镇子方向走去,零和野猪在后面跟了上去。

萨朗明边走边回头看了一眼零和野猪说:“其实刚才就算你砍下去,我也会将它救下。”

零不解的问:“那明叔你为什么还让我去杀它?”

萨朗明坦白的说:“为了试探你,你在斗兽场那样的环境中长大,我担心……”

萨朗明话还没说完,这时野猪又哼哼的叫了几声,萨朗明问:“它说什么?”

零又一本正经的回答说:“它说这个老头子坏得很。明叔您刚才说担心什么?”

萨朗明点了点头,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拿出酒囊喝了一大口酒对零说:“天已经这么晚了老头子我都饿了,可能你还不知道,烤野猪肉吃起来非常香。”

听到萨朗明的话,野猪又开始哼哼起来。

萨朗明这次直接对零说:“这回你不用给它翻译,老头子我听懂了,它自己也觉得它很香!”

野猪不敢再吱声,但是在心里已经开始默默对萨朗明进行‘问候’……

零没有因为萨朗明试探自己而感到不满,也没有继续追问萨朗明没有说完的话,他能感觉到萨朗明不想再继续说了。

而且萨朗明在听到自己说出秘密后,嘱咐自己不要再告诉任何人,是真的怕他遇到危险,他现在对萨朗明和林念又增加了几分信任。萨朗明因为知道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,原本定好的计划也有所改变,要提前和林念会合,让零觉得十年前的事情并没有像林念告诉他的那样简单。

零心里想着这些事情,不知不觉他们就已经回到了镇子上。

萨朗明带着零和野猪来到镇子上之后,走的不是回旅馆的路。他们来到镇子上的酒馆前,萨朗明说:“你们在这里等我。”说完他走进了酒馆。

没多大一会儿,一个中年男人跟着萨朗明一起走了出来。萨朗明对野猪说:“今天亏你遇到的是老头子我,如果遇见其他幻兽猎人,说不定你现在真的已经变成烤野猪肉了。”萨朗明又指了一下中年男人说:“你跟着他走,老头子我保证你是安全的,他会带你去一个适合你的地方,等到了以后会有人解除我对你施下的术法。”

野猪点了点头,跟着中年男人走进了酒馆后面的院子里。

野猪已经安排妥当,零跟着萨朗明回到了旅馆内,在一楼吃过饭之后,他们回到了二楼的房间内。与昨天不同,今天萨朗明让零一个人在房间内休息,他则住在零隔壁的房间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