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 三魔头再闯武当
"爱书网"网站最新地址为 m.22ff.vip

出了四海山庄,西门玉霜雇了一辆马车,直奔七巧宫。

一路上,西门玉雪的伤势没有继续恶化,暂无生命之忧,只是一直昏迷着,令西门玉霜愁眉不展。两日后,西门玉霜终于回到七巧宫。看到熟悉的家园,西门玉霜好想大哭一场。山门外两名红衣少女见了西门玉霜,忙上前揖道:“二小姐您回来了。”西门玉霜点点头,又介绍了一下钟瑶四人。

施礼后,一名红衣少女道:“我这就去禀告几位仙子。”西门玉霜安排几名女弟子将西门玉雪抬下马车,送到她的居所。留守七巧宫的昙花仙子、百合仙子、茶花仙子和杏花仙子等四位花仙得到禀报,赶了过来,见西门玉雪躺在床上人事不知,忙惊问道:“玉雪出什么事了?”

西门玉霜终于忍不住,放声大哭。素心、素文见了,也是一阵好哭。四位花仙问起缘由,西门玉霜便把西门玉雪如何被星宿派掌门宇文保打成重伤说了一遍。她话音刚落,昙花仙子不禁勃然变色,怒道:“好个宇文保,我们七巧宫跟他无冤无仇,他竟然将玉雪伤成这样,这笔帐迟早要跟他算。”其他三位仙子也随声附和。西门玉霜道:“眼下当务之急,是如何医治好我姐姐。”

昙花仙子试了一下西门玉雪的脉搏,一脸凝重道:“雪儿的伤势颇重,单凭七巧宫的灵药只能暂时遏制住伤势的恶化,却无法让她复原。看来,只有等宫主回来了。”西门玉霜道:“我马上飞鸽传书给师父,希望她能尽快返回。”回头一看床上昏迷不醒的西门玉雪,西门玉霜又一次泪流满面。

纪灵、聂小瑜救了纪巧巧等人后,立刻马不停蹄赶往武当。武当山上,少林、峨眉、昆仑等几大门派掌门业已到齐,共商对付白骨教的大计。纪灵等人到了紫霄宫,见到了程金凤。得知纪巧巧等人安然无恙,程金凤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了下来。纪灵沉声道:“程宫主,如今陆振英的武功突飞猛进,我都差一点栽在他的手里,这对我们很不利。”程金凤变了脸色,道:“纪大侠,你说的是真的?难道他真的练成了《金刚般若波罗密经》上的几门绝学?”纪灵点了点头。在场其他几位掌门听了也都大吃一惊,有些坐不住了。

少林方丈圆音大师合什道:“阿弥陀佛,程宫主,您看该怎么办?”程宫主一时也没了主张,道:“方丈大师,白骨教现在人马整齐,而且陆振英又练成了三门绝学,放眼天下,能与他一争短长的,恐怕没有一个人。”现场一片沉寂。

武当掌门玉龙道长无意中瞥见纪灵腰际的长剑,不禁愕然道:“纪大侠,你腰上的剑是……”纪灵笑道:“是‘悲天剑’。陆振英一时大意,被我给抢了过来。”众人的目光立刻都被吸引了过来。程金凤激动道:“太好了。有了悲天剑,再加上我手中的‘九转乾坤珠’,我们一定可以对付得了陆振英。”话刚说到这里,程金凤这才感到不妥,一张俏脸羞得通红。

玉龙道长呵呵笑道:“程宫主,原来‘九转乾坤珠’真的在你的手上?”程金凤羞惭无地,点了点头。峨眉派掌门纤尘师太道:“程宫主,其实当日在赵家,我们就猜到是你动的手脚了,但是我们认为至宝在你那里总比在赵一鹏手中强。不过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,当日陆振英也在暗中对两件至宝虎视眈眈,并将‘悲天剑’抢了去。”

程金凤道:“当日我潜入赵家,正好与他碰了面,还交过手,他的武功不在我之下。我心有顾虑,只拿到了‘九转乾坤珠’。”

圆音大师正色道:“程宫主,现在两件至宝都在我们的手中,希望你能早日参透其中的奥秘,这样对付陆振英才有希望啊。”程金凤脸红道:“多谢诸位的信任,金凤一定不辱使命。”

有了这么天大的好消息,众人的心情也不禁放松下来。玉龙道长知道纪灵等人赶了数天的路,一定非常劳累,立刻安排弟子去准备厢房,让纪灵等人去好好休息。

到了后山的厢房,纪灵、聂小瑜却没有心思休息,因为纪巧巧的伤势已经不能再拖。纪灵找到梁沛太医,希望他能早一点为纪巧巧治疗。梁沛不顾一路上奔波,慨然答应。于是纪灵找了一间厢房,将纪巧巧安置在里面。

现在有了百年血鳝,事情容易了许多。纪灵、聂小瑜、梅香雪、纪金灵、纪金童、李秀莲还有荷仙、荷露等人在门外呆了不过一个多时辰,梁沛打开门,走了出来。纪灵忙上前揖道:“梁老太医,犬子怎么样了?”梁沛哈哈笑道:“纪大侠果然父子情深。放心,令郎的伤势已经无碍了,休养个把月便可完全康复。”听到这儿,纪灵、聂小瑜是千恩万谢,荷仙、荷露、雨夜、翠红四个小姑娘也是高兴得不得了。

“圣手观音”李秀莲羞怩道:“梁老太医,我们可以进去看他吗?”梁沛道:“当然可以。现在他下地走动都没有问题,只是千万要注意别让他做些粗重的活。”听到这里,纪灵一干人立刻拥到纪巧巧的床前。看见这么多人关心他,纪巧巧心中好一阵感动。

他嘴唇翕动了几下,道:“爹爹,娘亲,你们辛苦了。”纪灵笑道:“傻孩子,只要你一切平安,爹娘累点算什么。”纪金童在一旁哄笑道:“大哥,嫂子成天为你担惊受怕,你怎么不安慰安慰她呀。”李秀莲脸上一阵发烫。纪巧巧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是真的么?”

见李秀莲有些脸嫩,纪灵忙排解道:“这还能有假。”他郑重道:“秀莲姑娘,当日武林大会上,你毅然决然地答应嫁给巧巧,在下万分感动。今天,我和巧巧的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正式把巧巧交给你,希望你能当一个贤内助,替我纪家开枝散叶。如果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你就尽管责罚,千万不用顾及他的面子。”

李秀莲点点头,然后喊了一声:“爹,娘。”纪灵和聂小瑜忙不迭地答应。荷仙、荷露二人有苦说不出,伤心地跑了出去。见到两个小丫头如此反常,众人均愣了。纪巧巧知道自己对不起二人,可眼下当着这么多人,又不能明说,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第二天晌午时分,程金凤正在紫霄宫内和四位掌门商谈,牡丹仙子接到了西门玉霜的飞鸽传书,马上送了过来。得知爱徒西门玉雪被星宿派掌门宇文保重伤,程金凤怒不可遏,将手中信笺重重掷在地上,道:“好个宇文保,我七巧宫和你星宿派无冤无仇,你竟敢伤我徒儿,此仇不报,誓不为人。”

众掌门和纪灵、聂小瑜等人见她无故发火,忙惊问何事,程金凤便将信笺上提到的事情向众人简单一述。聂小瑜道:“宇文保如此可恶,竟然以大欺小,令徒没什么事吧?”程金凤脸上掠过一丝忧虑,道:“她现在仍昏迷不醒,连‘雪蟾丸’都不起作用。”

思虑良久,程金凤下定决心,对众人道:“圆音大师,玉龙道长,看来金凤必须得回七巧宫一趟,这里全仰仗诸位了。”圆音大师等人不便说些什么,可都微微叹了口气,看来他们都有些为难。

纪灵对程金凤道:“程宫主,纪灵有几句话,想单独跟你讲。”程金凤跟着他到了外面。纪灵道:“程宫主,你的威望在几大门派当中无人能及,现在武当山上各大门派齐聚,共同商讨对付白骨教,正是你领袖群英之时,切不可因小失大。”程金凤道:“金凤亦晓得这其中的利害。但玉雪是我的徒儿,我又怎么可能置她的生死于不顾呢?”

纪灵呵呵笑道:“如果宫主信得过在下,就让在下和妻子走一趟,顺便处理一下七巧宫和星宿派之间的误解。”程金凤感激道:“纪大侠,让您费心了。”纪灵道:“程宫主,你的担子也不轻啊。”他解下身上的“悲天剑”递给程金凤,道:“希望宫主能早日找出剑、珠中的秘密。”程金凤接过“悲天剑”,想了想又还给纪灵,道:“纪大侠,还是给你吧,也许能用的着。”

纪灵道:“宫主心中想些什么我明白,你是想让我替你出口恶气,对吧?”程金凤不得不佩服纪灵心思之缜密,她道:“纪大侠果然善解人意。不错,金凤正有此意。想那宇文保身为一代宗师,却无半点宗师风范,你说他该不该受点教训?”纪灵只得说道:“在下会随机应变的。”他又叮嘱道:“此事还是先不要告诉窦坚的好,以免他有心理负担。”程金凤点头道:“纪大侠放心,冤有头,债有主,我不会乱来的。”

回到大殿,纪灵将自己的打算向聂小瑜禀明,聂小瑜道:“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。只是,你们路上要一切小心。”

纪灵回到房间,见梅香雪正和一双儿女在一起。纪灵把事情向梅香雪说了一遍,梅香雪道:“事情如此紧急,我们必须马上动身。”纪金灵、纪金童姐弟二人嚷嚷着要去,纪灵道:“本来也无妨,只是这次我们不是去游山玩水,你们就别搀和了。这几日你们就呆在师祖的身边,跟着她多历练历练,多认识一些武林前辈和武林朋友,这样以后你们闯荡江湖的时候,就会获益良多。”姐弟二人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。

纪灵与梅香雪离开武当山后,马不停蹄直奔七巧宫而去。

纪巧巧虽说伤势已经好转,但仍需多加调理,所以聂小瑜严禁他到处乱走。没有办法,纪巧巧只要一个人呆在房间里,看着别人都出去玩,他心里闷得慌。荷仙、荷露看着他一脸木然的样子,想着法子逗他开心,可纪巧巧丝毫不为所动,荷仙、荷露二人差点急哭了。这时外面有人敲门。荷仙打开房门,门外赫然站着欧阳皎月和她的三个随身侍婢,荷仙赶紧把几人让进房内。

见到欧阳皎月,纪巧巧的两只眼珠子几乎掉了出来,他立刻迎上前,涎着脸道:“欧阳姐姐,好久不见了。”欧阳皎月心中好笑,却故意板着脸道:“今天我要郑重向你说明,我是你的长辈,不可对我无礼。”纪巧巧奇道:“姐姐,巧巧怎么对你无礼了?”欧阳皎月道:“我已经与你父亲结为兄妹,你称呼我为姊姊,那不是大不敬吗?”

纪巧巧没好气道:“怎么又把我爹爹扯上拉?”他心中暗道:“他给你当爹不成吗?”他哪里晓得欧阳皎月喜欢纪灵呢。

纪巧巧很想捉弄一下欧阳皎月,他假装突然腹痛,哎哟一声便倒在床上,捂住小腹不停地呻吟。众人吓了一大跳,欧阳皎月忙问道:“巧巧,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纪巧巧有气无力地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又“疼”得直打滚。荷仙、荷露二人吓坏了,忙道:“少爷,你忍一忍,我们马上去请宫主和夫人。”说着二人急匆匆地去了。纪巧巧暗骂她们多事,却不得不继续装下去。

欧阳皎月伸出纤纤玉手摁住了纪巧巧的小腹,关切道:“巧巧,这样好些了没有?”纪巧巧哼哼道:“姊姊,你这样给我一揉好多了,再往下一点。”欧阳皎月把手往下挪了挪,纪巧巧又道:“姊姊,再往下点。”“再往下?”欧阳皎月仔细琢磨了一会,立刻恍然大悟,不由得又气又恼,羞怒道:“你这个小色鬼。”说罢纤手捏成拳头在纪巧巧的小腹上狠狠地一捶。这一下可不轻,疼得纪巧巧呼爹喊娘。就在这时,聂小瑜和程金凤赶到了。“怎么啦?怎么啦?”两人以为纪巧巧出了什么事情,忙问道。

欧阳皎月一张俏脸羞得通红,没有言语。程金凤一试纪巧巧的脉搏,没有丝毫异象,再看欧阳皎月一副忸怩的样子,事情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见纪巧巧在一旁一脸坏笑,程金凤也拿他没有办法,差点气破肚皮。

一绿衣小婢不解气,对欧阳皎月道:“小姐,你就任他这么欺负?我们为何不告他一状?”欧阳皎月忙嘘声道:“我们切不可乱来。我不想给聂前辈留一个不好的印象。”

这时,门外有人道:“我可以进来吗?”众人一瞧,“哗”,都乐了。谁呀,“圣手观音”李秀莲也,她可是纪巧巧名正言顺的夫人。欧阳皎月笑道:“秀莲姑娘,你来了就好,快去照顾你家相公吧。”

李秀莲脸上绯红。她来到纪巧巧的跟前,轻声道:“相公,你没事吧。”纪巧巧也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李秀莲,遂开口笑道:“没什么。”他下逐客令道:“我要与夫人说几句贴心话,没事诸位就请回吧。”欧阳皎月笑道:“巧巧,姐姐奉劝你一句,做人要厚道,千万不要吃着碗里,瞧着锅里。”纪巧巧气得吹胡子瞪眼,道:“放心,我就是盯别人,也不会盯你的。”

欧阳皎月笑着走了出去。聂小瑜、程金凤也跟着离开。聂小瑜道:“程宫主,我听巧巧话中火药味很浓。”程金凤笑道:“我已是见怪不怪了。”

东方倩从自己房里走了出来,欲前去探望一下纪巧巧。走了十数步,纪金童迎面走了过来,在她面前停下。东方倩呀道:“纪公子,你有什么事吗?”纪金童一张俊面通红,他支吾道:“东方姑娘,在下想约你一起下山游玩,不知你是否肯赏光?”东方倩见他一脸真诚,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二人一路下了武当山,来到山脚的一处市镇。市镇不大,却相当繁华。两人前行了不久,路旁有一面人摊。摊主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婆婆。摊子上摆的面人形态各异,栩栩如生。东方倩心中好奇,不禁驻足观看。纪金童道:“姑娘喜欢吗?那就买几个吧。”一旁的老婆婆笑道:“我看这位公子和小姐郎才女貌,真是天造的一对,地设的一双,这两个面人就送给两位吧。”

纪金童正要解释,东方倩止住他,从老婆婆手上接过一男一女两个面人,道:“多谢婆婆。不过我们不能白要,这些钱您收下吧。”说着她掏出一锭银子递了过去。老婆婆接过银子,欣喜道:“姑娘您心眼真好,老身就祝你和这位公子恩恩爱爱,白头到老。”

东方倩拉着纪金童的手笑着跑开了。纪金童捏着东方倩柔若无骨的手,嗅着她那满头青丝发出的淡淡清香,只觉得这一刻自己要幸福地死掉了。东方倩看到他一副傻呆呆的样子,不禁嗔道:“你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?是不是在想刚才那老婆婆的话?”纪金童脸色一红。东方倩不等他回答,立刻正色道:“刚才的事情全是那老婆子胡说,算不得数的,你可不要胡思乱想啊!”看到纪金童一脸的失望,她又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。

纪金童知道东方倩是在和他开玩笑,不禁长吁了一口气,知道自己还有机会。二人又经过一处首饰摊,摊子上摆放着各式金银首饰,件件都很漂亮。东方倩停下来,挑了几件,又都放下了。摊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,她热情地说道:“姑娘,不要着急,慢慢挑,我这有上好的货色。”她信手挑了一支五凤钗,递与东方倩道:“大妹子,你看这支怎样?”东方倩叹道:“真是漂亮。”纪金童忙道:“那就买下来吧。大嫂,这钗要多少银子?”妇人笑道:“今天与两位有缘,就给个实在价,十两银子。”“不贵,不贵。”纪金童赶紧付银。

妇人低声笑道:“公子,还不赶紧给这位姑娘插上?”纪金童恍然大悟,立刻对东方倩道:“东方姑娘,让在下给你簪上吧?”东方倩略带羞涩地答应道:“好呀。”这可把纪金童给乐坏了。他接过凤钗,刚要往东方倩头发上簪,远处传来一声厉喝:“臭小子,拿开你那双脏手。”

话到人到,一条黝黑龙头拐杖挟凌厉风声朝纪金童电射而至。纪金童自从身上的奇经八脉打通后,一身武功突飞猛进。乍逢意外他丝毫不乱,还未回头便已辨明偷袭者的方位,当机立断他拉起东方倩的手双足一点,二人往后疾退了数尺,避开这雷霆一击。

待转回头,纪金童一瞧,眼前是一年过七旬的老太婆,面目狰狞,如同鬼魅。她披着一头凌乱的白发,却穿着一身洁净锦袍,看上去不伦不类。此刻,老太婆一双眼睛直盯着纪金童,似乎要喷出火来。纪金童高声道:“你是什么人?为什么要偷袭我们?”东方倩一看,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的师父孙一娇。她双腿一软,跪倒在地,低声道:“不肖弟子见过师父。”

纪金童闻言大吃一惊道:“东方姑娘,她就是令师?”东方倩无言地点点头。纪金童一听对方是雪山四魔之一的孙一娇,立刻凝神戒备。孙一娇冷声道:“倩儿,他是谁?”不等东方倩回答,纪金童郎声道:“晚辈纪金童,见过前辈。”孙一娇嘿道:“臭小子模样长得不赖,名字也不错,就是不知道手底下怎么样?老身很想见识一下。”纪金童一听她要试试自己的武功,忙道:“前辈乃世外高人,而晚辈初出茅庐,更遑论与前辈动手。”

孙一娇冷哼道:“好甜的一张嘴,可惜老身不吃这一套。”她顿了顿,道:“不过看在倩儿的份上,老身姑且饶你一命。”她对东方倩道:“倩儿,马上跟我回去。”

东方倩哀求道:“师父,这怎么成?我背叛了白骨教,如何能再回去?”孙一娇道:“你放心,有师父在,没有人会把你怎么样。何况,你浪子回头,你陆师兄不会怪罪你的。”

纪金童道:“前辈,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,我们如何能信?你如果真的是对东方姑娘好,那就应该让她自己选择今后要走的路。”孙一娇脸色一沉,道:“好小子,你管的闲事还真不少,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。”她正要动手,东方倩已拦住她,哀声道:“师父,您老人家放过他吧,徒儿跟您走就是了。”孙一娇脸色缓和下来,纪金童大声道:“东方姑娘,你不要担心,我和令师尚未交手,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之数呢。”

孙一娇一听他不服气,登时勃然大怒,道:“臭小子,既然你自己寻死,那就别怪老婆子心狠手辣了。”说着她抖开东方倩的手,龙头拐杖朝纪金童急劈而下。

孙一娇武功果然老辣,这一招一气呵成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纪金童见她来势凶猛,不敢大意,只好双足点地,滑出三尺多远。孙一娇脚下不停,赶至近前又来一招“横扫千军”,劲风刮得地面尘土飞扬。纪金童腾身跃起,避开锋芒,半空中长剑划下,回敬了一招“海底捞针”,刺向孙一娇的前胸。孙一娇磔磔怪笑数声,手中拐杖一分为二,龙头部分挡出,将纪金童的长剑格开,另一截则成了一柄利剑,闪电般刺向纪金童的腋下。这就是孙一娇苦练多年的一记杀招,数十年来,不知有多少成名的英雄好汉丧命在她这一招上。纪金童乍逢意外,也是大吃一惊。不过他应变甚快,忙抽剑回防,及时将孙一娇的长剑荡开,并借势滑出一丈多远。东方倩方才着实为纪金童担心,见他有惊无险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孙一娇见自己杀招失手,顿感面上无光,双目凶光毕露。她正要上前痛下杀手,突然有人惊呼道:“孙一娇,你这老魔头,怎么会在这里?”孙一娇转身一瞧,几名妙龄女子朝这边走了过来,赫然是七巧宫的牡丹、桃花、蔷薇、水仙四位花仙。纪金童见来了帮手,忙呼道:“四位姐姐,孙一娇想抢走东方姑娘,快点来帮忙!”

四位花仙不用纪金童招呼,早已亮出兵器,围了上来。孙一娇曾与水仙仙子交过手,知道几位花仙各有一身不俗的武艺,自己这一仗根本毫无胜算,两相权衡之下,她不得不恨恨放手。

孙一娇往南遁去,几位花仙知道她的厉害,也不敢上前阻拦。

回到武当山上,牡丹仙子将情况禀告了程金凤。程金凤眉头一蹙道:“孙一娇怎么会在这里出现?难道他们意图对武当不利?”程金凤知道事情决不简单,忙和聂小瑜、玉龙道长等人进行商议,研究对策。

孙一娇一脸疲态回到了三魔驻足之处。大魔黄一乾吃惊道:“四妹,你到哪里去了?”孙一娇道:“我找倩儿去了。”二魔钟一坤在一旁气得直跺脚:“你这样做,不是把我们的行踪给暴露了吗?”孙一娇一愕,立时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。她面有愧色道:“我一急,也顾不了许多了。”钟一坤还要说些什么,黄一乾将他打住,道:“就是让他们知道了又怎么样?我们兄妹三人这次就是要和武当派一绝雌雄,一雪前耻。何况,我们此次有青龙旗千余弟子跟随,另有“幽魂剑客”曾远泰、“铁面金刚”周子龙、翟礼、翟让等数名高手,这次就算有李归元在也未必能罩得住。”

另一旁两名长得极为相似的中年汉子正是大同府翟礼、翟让兄弟,如今的青龙旗正副旗主。翟让上前道:“太上护法既已决定,那在下这就去布置。”大魔黄一乾点了点头。

孙一娇半晌没有说话,良久她才幽幽道:“大哥,到时候千万要对倩儿手下留情啊。”钟一坤跺脚道:“四妹,今天你是怎么啦?那臭丫头背叛师门,还有什么好留恋的?以后咱们再找一个比她强上千百倍的。”

孙一娇没有言语,内里却是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这一日,玉龙道长正在客房与少林掌门圆音大师品茗闲聊,忽然有弟子慌慌张张来报:“掌门,弟子有要事禀告。”见他如此失态,玉龙道长双目一睁,沉声道:“慌什么慌?有事速速禀来。”这名弟子忙道:“掌门,山脚下发现了白骨教弟子的行踪。”玉龙道长心头一震,手中茶盏差点掉到地上。他定了定神,道:“马上加派人手进行监视,一有情况马上来报。”这名武当弟子忙退了出去。玉龙道长苦笑道:“大师,看来我们是没的清闲了。”

圆音大师颔首道:“该来的终究会来,他们此行定是为了‘悲天剑’和‘九转乾坤珠’两件至宝,看来我们必须得商量个对策。”玉龙道长忙吩咐弟子将程金凤、聂小瑜及昆仑、峨眉两派掌门请到紫霄宫。

人到齐后,玉龙道长对程金凤道:“程宫主,白骨教这次前来,很可能是为了两件至宝,不知你有什么好的对策?”程金凤道:“掌门道长,虽说白骨教现在风头正劲,但现在武当山上各大门派齐聚,他们未必能讨得便宜。”玉龙道长仍有疑虑道:“话虽如此,但仍不得不防。”

天玑道长笑道:“上次扬州武林大会我们推举程宫主担当武林盟主,如今形势严峻,不如由程宫主继续主持大局,大家意下如何?”众人均表示赞同。程金凤见大家都没异议,只好道:“多谢各位掌门厚爱,金凤一定尽心竭力,决不辜负大家的期望。”

这时,又有武当弟子来报:“启禀掌门,白骨教弟子在雪山三魔的带领下,已经切断武当的下山通道。”“雪山三魔?”在座的四位掌门都大吃了一惊。玉龙道长忙道:“程宫主,看来对方已经开始行动了。你现在是武林盟主,就下命令吧。”程金凤道:“那好。”她开口道:“烦请玉心、玉虚、玉清三位道长,率弟子守住上山的通道。”三位道长领命而去。

聂小瑜道:“程宫主,我们在武当山做客,也不能袖手旁观,有什么差遣你尽管吩咐。”程金凤感激道:“金凤求之不得,那就烦请前辈和几位姐姐随我一起到山门外去迎敌吧。”

程金凤吩咐妥当后,一行十数名高手在几大派数百弟子的簇拥下,缓缓奔山门而去。到了山门处,程金凤等人往下瞧去,雪山三魔率领大批白骨教弟子已经在山脚处摆好阵势,随时有可能发动攻击。程金凤知道有一场硬仗要打,忙命大家做好准备。

大魔黄一乾见到山门处人头攒动,亦吃了一惊,没想到一夜间武当山上竟然多出这么些人,不过仍然抵不过他手中的千余弟子。考虑到上山只有一条狭长的山路,利守不利于攻,黄一乾犹豫许久还是没有下定决心。

钟一坤见黄一乾没有下决定,忙问道:“大哥,您还在考虑什么?”黄一乾道:“此处上山只有一条狭长的山路,根本不利于我们攻击,而程金凤等人则在山上居高临下,以逸待劳,我们很难攻得上去。”钟一坤疑惑道:“那大哥有什么好的主意?”黄一乾附耳对他言语了几句,听得钟一坤是连连点头。

程金凤等人在山门外紧张了一个多时辰,见黄一乾没有丝毫动静,均大惑不解。聂小瑜毕竟经历过的事多,她略一思考便说道:“程宫主,看来一时半刻黄一乾是不会攻山的,我们还是回去休息吧。”程金凤奇道:“前辈,您凭什么断定他们不会攻山?”聂小瑜笑道:“黄一乾此行大张旗鼓,到了山下却不见有丝毫动静,定是察觉到对自己不利的地方。我想他们定是在想其他的办法攻山,白天他们的行动逃不出我们的视线,最有可能的就是在晚上发动突袭。”

聂小瑜一番分析深中肯綮,众人大为折服。圆音大师道:“聂教主,那你有什么高见呢?”聂小瑜道:“兵法云:‘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’,如果我猜得不错,今晚黄一乾一定会派人佯攻正面,然后亲率大部分弟子从小路偷袭武当山,而我们就将计就计,给他来个瓮中捉鳖。”

程金凤按照聂小瑜的分析,立刻布置人手,在西面上山的路上,做好了陷阱,就等黄一乾等人来跳。另外,为防万一,程金凤将碧螺岛数十名女弟子放在正面,并由陆纤纤、陆双双姐妹负责指挥,欧阳皎月、东方倩、凌紫嫣和李秀莲从旁协助。

一切准备停当后,众人严阵以待,静候夜晚的到来。

夜幕很快降临。山上气温很低,不少弟子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。不过尽管如此,各派弟子还是斗志高昂,为即将到来的伏击战兴奋不已。风中夹杂着断续的喊杀声和兵器相交声,看来守卫山门的各派弟子已经与敌人交上手。

聂小瑜、程金凤及四派掌门率众埋伏在小路两旁,借助复杂的地形将自己隐匿起来,静待敌人的来临。果不出所料,不远处很快出现黑压压的一片人影,猫腰摸了上来,估摸着有六七百人。距离近些后,借着微弱的星光看去,为首三人两男一女,年纪都在七十岁上下,正是雪山三魔。三人身后紧随着四人,则是“幽魂剑客”曾远泰、“铁面金刚”周子龙及青龙旗翟礼、翟让两位旗主。青龙旗五位堂主,每人各率一队黑衣汉子,走在最后面。

待黄一乾等人进入程金凤等人布置的口袋,程金凤娇喝一声,各派弟子在本派掌门的率领下,立刻冲了出来,将黄一乾等人团团围住。黄一乾脸色变得很难看,不过他仍强笑道:“程金凤,虽然你足智多谋,将我算计,但是你以为就凭这么些人,就想挡得住我们吗?”

程金凤对昔日败在黄一乾手上仍耿耿于坏,她咬牙道:“废话少说,我们手底下见真章。”说罢,雪影剑一抖,猱身欺了上去。双方人马随后立刻杀了起来,现场顿时乱成一团。

二魔钟一坤一对日月双轮舞得虎虎生威,立刻有数名武当弟子脑袋搬家。聂小瑜眉头一皱,手中短剑疾刺了过去。只听铮的一声,二人兵刃相碰,钟一坤立足未稳,被迫得连连退了数步,聂小瑜亦退了有七八尺远。

钟一坤没想到武当山上除了程金凤,还有此等高手。他没有立刻反击,沉声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聂小瑜冷笑道:“枉你活了一大把年纪,连我聂小瑜的名号都没听说过。”钟一坤呀道:“你是聂小瑜?令尊可是前任魔教教主聂啸天?”一听他提及父亲的名字,聂小瑜心中百感交集,声音也变得轻柔起来,道:“正是家父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钟一坤叹道:“四十多年前,我们雪山四魔曾与令尊见过面,商讨对付九大门派,可惜因为一些分歧最终分道扬镳。那时你还小,这些事情自然不会记得。”

聂小瑜道:“纵然你是先父的故人,今天这个场面,我们也只有各凭本事了。”她挥动短剑,施展出“幽魂剑法”中的一式“魂飞天外”。这一式飘忽不定,令人难以捉摸,钟一坤虽说身经百战,武功超绝,仍吃了一惊。他舞动双轮,护住要害,寻隙反击,二人功力相若,百十招内难分胜败。

四魔孙一娇与武当掌门玉龙道长纠缠在一起。玉龙道长的太极剑法攻守兼备,孙一娇苦有杀招也无可奈何,反而心浮气躁被玉龙道长夺得先机,不过五十多招,孙一娇已现败象。

圆音大师的对手是“幽魂剑客”曾远泰。“幽魂剑客”曾远泰果然名不虚传,一身剑法出神入化,圆音大师与他周旋了近百招,仍然不能胜他。

翟礼、翟让兄弟二人一向联手对敌,这次他们的对手是昆仑派掌门天玑道长和峨眉派掌门纤尘师太。翟氏兄弟以七绝掌名动江湖,二人联手互为攻防威力自然大增,天玑道长和纤尘师太双剑齐出,一时半回也奈何不了他们。

“铁面金刚”周子龙将一条熟铜棍舞得泼水不进,玉虚道长和他斗了三十多个回合,仍是不胜不败。

再看双方其他人手,亦处在胶着状态,看来这场仗非打到天亮不可。

双方撕杀了两个多时辰,倒下的人越来越多。除了黄一乾等十数人,其他白骨教弟子都是普通教众,武功只能算是末流,尽管他们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,但是时间一长,终究难抵各大门派的精英好手。黄一乾与程金凤交手过了两百招,越战越心惊,没想到自扬州一别,她的武功又精进不少。黄一乾稍微分神,手上的威力便减了几分,以至于两个多时辰过去,二人还是不胜不败之局。

翟礼、翟让兄弟二人见己方人手越战越少,而武林几大门派年轻好手众多,越战越勇,杀退了白骨教弟子的一次又一次进攻,他们的心立刻慌了起来,无意间露出了破绽。天玑道长目光敏锐,立刻察觉到破绽所在,他立刻长剑一挺,向二人的缝隙间递了过去,刺中了由攻转守的翟让。翟让惨叫一声,倒了下去。翟礼见他丧命,更加惊慌失措,纤尘师太使出“峨眉剑法”中的一式“剑归九霄”,削掉了他半个脑袋。

另一边,窦坚和纪金灵、纪金童等年轻一辈的好手,解决了青龙旗的四位堂主,另一位堂主见大势不妙,脚底抹油,转身就溜。眼尖的水仙仙子脚尖挑起一柄长剑,向他踢了过去。长剑去势疾如闪电,立刻穿胸而过。

一个多时辰后,天已经放亮,场上的形势更加明朗。

钟一坤见情况对己方很不利,一边同聂小瑜交手一边高声道:“大哥,形势对我们很不利,我们还是撤吧。”他话刚说完,聂小瑜攻势如潮,迫得他说不出话来。黄一乾有苦自知,他毕竟年事已高,体力逐渐不支,而程金凤正当壮年,即便她功力稍逊一筹,可终究占了年轻的光,体力依旧充沛,进攻也越来越犀利。

玉心、玉清两位道长在解决了周围的敌人后,立刻上前帮助他们的掌门师兄玉龙道长。三柄长剑如同三条蛟龙,立刻将孙一娇困在当中,孙一娇失神之下,被玉清道长刺中肩头,登时血流如注。孙一娇狂吼一声,朝玉清道长狠狠刺了过去,可剑到中途,又被玉龙道长给挡开,这时,玉心道长的长剑又至,直贯她的心房。孙一娇闷哼一声,身子软软地倒了下去。

一代女魔头孙一娇就这样毙命,在场的各大门派弟子无不振奋。大魔黄一乾一张老脸顿时成了猪肝色。他厉啸一声,双掌齐出,将程金凤迫开一丈多远,然后直扑玉龙道长。玉龙道长知道他的厉害,立刻闪身跳到一旁。黄一乾没有追击,而是俯下身子,将已毙命的孙一娇给抱了起来。

其他人渐渐停止了打斗。他们的目光此刻都聚集到了大魔黄一乾的身上。此刻黄一乾已经没有了往昔盛气凌人的威风,一头白发被风刮得凌乱不堪,十足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黄一乾抬起头,冷冷地看着玉龙道长,玉龙道长心中一凛,道:“黄施主,是时候回头了。”黄一乾哈哈笑道:“废话,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,害死我的三弟四妹,只要我黄一乾还有一口气在,这笔帐就一定会算。”他朝钟一坤低吼道:“二弟,我们还要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吗?快走。”说着他抱着孙一娇的尸体,缓缓朝山下走去。

钟一坤立刻跟了过去,聂小瑜没有阻拦。“幽魂剑客”曾远泰、“铁面金刚”周子龙见大势已去,忙率领几十名残存弟子灰溜溜地滚下山去。几位花仙想追上去,程金凤把手一挥,叹道:“算了,穷寇莫追。”

解决了一场大危机,武当山上下一片欢腾。不久,欧阳皎月、东方倩等人亦安然回到了紫霄宫,原来一干佯攻的白骨教弟子在得知黄一乾等人溃败后,不敢恋战,立刻四下逃窜。

虽说此次大获全胜,但程金凤仍不敢有丝毫大意,她立刻吩咐下去,着武当、昆仑弟子下山打探白骨教的消息,以防黄一乾寻隙反扑。\'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