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 宝经绝学摄群英
"爱书网"网站最新地址为 m.22ff.vip

程金凤和两位掌门商议了一下,对各派弟子做了精心部署,扼守主要的上山通道。山脚则布置了三道明岗,两道暗哨,严密注意白骨教弟子的一举一动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拂晓,大魔黄一乾、二魔钟一坤便率白骨教众弟子杀奔武当山而来。浩浩荡荡的队伍如潮水般席卷而至,扼守山门要道的玉清道长在高处看得明白,饶他见多经广,此刻也不禁颜色大变,忙吩咐手下弟子道:“赶紧去向掌门师兄禀告,其他人各就各位,准备迎敌。”

一听白骨教弟子已经逼近山脚,玉龙道长吃惊道:“他们来的好快,看来他们此次是势在必得。”程金凤道:“还好我们成竹在胸,否则一场恶战下来,吉凶难料啊。”玉龙道长点头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马上前去迎战。”

程金凤传令下去,让七巧宫弟子和少林派弟子赶去增援,其他人随后赶到。到了山门外,程金凤等人看到漫山遍野的白骨教弟子,不由得暗暗心惊。大魔黄一乾、二魔钟一坤率众赶至山门外,黄一乾哈哈笑道:“程金凤、圆音秃驴、玉龙牛鼻子,没有想到我会杀个回马枪吧。”

程金凤冷哼道:“虽然你们在人数上占优,但我们居高临下、占有利地形,今天你未必会如愿。”黄一乾阴恻恻道:“老夫知道你们仰仗什么,既然如此,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。”他把手一挥,数不清的弟子冲了上去。顿时,山门外展开一场血战。

黄一乾抖擞精神,手持厚背砍刀直取程金凤,程金凤高喝一声:“来的好,”拔出雪影剑迎了上去。二魔钟一坤扑向聂小瑜,纪灵左脚飞出,架住了他的手腕,道:“魔头,你的对手是我。”不待他回答,纪灵一式“踏雪寻梅”,双脚连环踢出,直取钟一坤的双太阳穴。钟一坤先机一失,被迫得连连后退了数尺。他大吼一声,取下日月双轮,使出一式“惊风骇浪”,奋力反击。纪灵知道老魔功力深厚不敢大意,二人你来我往一会便过了十招仍不分胜败。

“幽魂剑客”曾远泰接住了少林派掌门圆音大师,圆音大师白眉一挑,道:“曾施主为何还是执迷不悟?”曾远泰道:“成者王侯败者寇,大师以为你们会有胜算吗?”圆音大师脸色大变,一条禅杖舞起层层幻影,朝曾远泰当头压下。“铁面金刚”周子龙被武当掌门玉龙道长截了下来。周子龙嘿嘿笑道:“今天我就好好领教一下武当派的绝学。”玉龙道长正色道:“保证如施主所愿。”

尹月仙、梅香雪和纪巧巧、纪金童、纪金灵等年轻好手杀入战团,同白骨教弟子混战在一起。宇文飞燕和刘威在后面看得明白,知道时机到了,于是立刻率太行山寨的弟子们从后面掩杀。白骨教弟子听到背后阵阵喊杀声一时间竟然怔住了,被杀个措手不及,登时死伤惨重。

程金凤一剑迫开黄一乾,冷笑道:“怎么样,老魔,是不是很吃惊?”黄一乾哈哈狂笑道:“程金凤,先别得意的太早,老夫很快就有好戏让你们瞧。”说着他屏息运劲,然后内力急吐,朝山下厉啸了一声。山下很快有了动静。不一会,山脚下又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人影。

正在对敌的玉龙道长一脸惊讶,一不留神差点着了周子龙的道儿。周子龙轻蔑道:“怎么啦牛鼻子,先前的狂劲哪里去了?”玉龙道长这才明白自己等人是中了黄一乾的计,他怒声道:“真是卑鄙。”手上长剑攻得更急。周子龙轻描淡写地化解了他的招式,不紧不慢道:“道长不急,后面还有好戏呢。”

纪灵此刻也是惊讶万分,他和程金凤对望了一眼,暗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不但是他,在场的所有人都急切地想知道答案。

黄一乾一边猛攻,一边狂笑道:“程金凤,饶你们诡计多端,难道以为我们就是白痴?朱雀旗旗主宇文飞燕行为反常,陆教主很早就怀疑她的立场。直到前些日子老夫欲调动朱雀旗弟子围剿武当派,宇文飞燕一脸的不愿意,老夫更起了疑心,便将此事告之了教主,教主遂命我等严密监视她的一举一动。不出我们所料,她暗中派亲信去七巧宫通风报信。于是老夫便派二弟跟踪送信人,趁他在襄樊的客栈打尖的时候,偷看了他身上的信件,于是老夫决定将计就计,来一招引蛇出洞,在武当山上将你们一网打尽。”

程金凤一边还以颜色,一边沉声道:“老魔头,任你如何算计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”说着,程金凤雪影剑如狂风骤雨般朝黄一乾罩去,黄一乾沉着应付,不时发出一阵冷笑。

纪灵对身旁的梅香雪道:“二师姐,形势有些不妙,待会如果发生什么状况,你一定要照顾好孩子们啊。”梅香雪道:“师弟,你放心吧。”钟一坤日月双轮舞动得更急,他哈哈笑道:“怎么啦,臭小子,你害怕了?”纪灵怒道:“就是死,也要拉你们做垫背的。”他抽出悲天剑,刷刷刷连刺了三剑,弄得钟一坤手忙脚乱。好不容易化解了纪灵的夺命三剑,钟一坤长吁了一口气,嘿嘿笑道:“‘逍遥剑’纪灵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聂小瑜接连劈死了数名白骨教弟子,一步步逼近了程金凤。大魔黄一乾以为她要和程金凤联手,顿时吃了一惊,忙疾退数尺。聂小瑜冷哼了一声,对程金凤道:“程宫主,现在形势对我们很不利,黄一乾似乎有更厉害的后招,你看我们该怎么办?”

程金凤一时间没了主意。

聂小瑜看她有些犹豫,忙道:“程宫主,这里我先顶着,你快些去和玉龙道长、圆音大师商讨一下对策。”程金凤恍然大悟,她杀开一条血路,来到了玉龙道长的身边,将聂小瑜的话说了一遍。玉龙道长心有疑虑,叹道:“程宫主,我们要是撤退了,那武当山该怎么办?我们武当派又有何脸面苟存在江湖上?”程金凤无言地点点头。

周子龙哈哈笑道:“不只是你武当派,就是少林派和七巧宫也逃不掉。”程金凤恼他说话刺耳,一剑直刺他的咽喉。周子龙正得意着,不料程金凤突然出手,他大惊之下连退了数步,却不料被一旁的牡丹仙子从后背刺了一剑,直贯前胸。周子龙一脸惊诧,连叫了好几声:“你,你,你……”然后仆倒在地。

解决了“铁面金刚”周子龙,程金凤略一观察场上的形势,虽然现在己方稍微占有优势,但山脚下数不清的白骨教弟子又如同潮水般涌了上来,片刻工夫双方就要短兵相接,不知道黄一乾还有什么厉害的后招呢?

“圣手观音”李秀莲一直跟随在纪巧巧身边,二人联手拒敌,片刻工夫便斩杀了十几名白骨教弟子,朱雀旗三堂堂主龙云昌也伤在他的剑下。李秀莲听到山下的喊杀声,不禁朝山脚处瞥了一眼,当中一条身穿紫色长袍的人影吸引了她的注意。那身形,象极了一个人。“爹爹。”李秀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纪巧巧听他惊呼出声,忙道:“怎么回事?”李秀莲一脸惊恐之色,道:“我爹爹就在山脚下。”纪巧巧亦看了一眼,摇头道:“现在还看不清楚,你就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。你爹贵为白骨教的总坛旗旗主,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?”李秀莲道:“我也希望是杞人忧天,但是白骨教内有头有脸的人物,还有谁穿紫色长袍呢?”

纪巧巧心中一动,暗道:“不错,自己接触过的白骨教中人,也只有李聚身穿紫色长袍,如果来人真的是他,那么山脚下的白骨教弟子,应该就是总坛旗的弟子,即是说,大魔黄一乾将白骨教的后备力量也调了过来。他的意图应该就是与我们决一死战,可是即便如此,黄一乾又怎么能调动得了总坛旗呢?是不是还有其他隐情我们不知晓?”

宇文飞燕一面杀敌,一面机警地观察四下的状况。待见到山脚突然出现的人马,她当机立断,忙对刘威道:“老刘,看样子形势有些不对。我们赶紧杀出条血路,与纪大哥他们汇合,不然,等白骨教弟子靠近,我们就腹背受敌了。”刘威道:“旗主说的是。”于是,他赶紧督促手下舍命拼杀,一时间山门处喊杀声震耳欲聋,双方不时有弟子受伤倒下。

纪灵亦看到了宇文飞燕的窘境。他对梅香雪道:“二师姐,事不宜迟,你马上和巧巧、金童等人去接应一下飞燕妹子。”梅香雪恩了一声,唤上纪巧巧、纪金童、李秀莲、东方倩等六七名年轻好手,一路杀奔山下,经过一番苦战,终于杀出一条血路。宇文飞燕老远看到了梅香雪的身影,她高兴道:“老刘,梅姊姊来接应我们来了,我们冲上去。”在她和刘威的带领下,太行山十八山寨弟子个个奋勇上前,将朱雀旗五堂弟子冲得七凌八落。

见到了梅香雪,宇文飞燕鼻子一酸,道:“梅姊姊。”梅香雪扳住她的肩头,笑道:“飞燕妹子,见到你真高兴,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我们先上山去吧。”大魔黄一乾见形势有些不妙,忙率人从两侧冲了出去,与山脚的白骨教弟子汇集在一起。

天空中突然飘起了雪花,朔风吹过,漫天飞舞,一时间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起来。黄一乾、钟一坤到山脚下重新集合了弟子,对武当山发起了又一轮攻击。紧随在黄一乾、钟一坤身后的紫袍老者,到了近前一瞧,果然就是李秀莲的父亲“追魂剑”李聚。四名身材魁梧的汉子抬着一顶软轿紧随在李聚的身后,轿中是一魁伟汉子,脸上戴着青铜面具,不问可知,他正是白骨教教主陆振英。看到他那副冷冰冰的面具,就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今天他亲自来到武当山下,果然是早有预谋。

陆振英的身后,白骨教的其他几位护法赫然也在其中,包括东瀛刀客宇田直树,长白高手“梅花剑”韩昌和“魔笛”高适,“思春婆婆”上官多情,“阴阳扇”公孙智,“飘隐客”朱子明。

白骨教如此庞大的队伍,特别是陆振英此刻的现身,让在场众人均感到一股极度不安的感觉。黄一乾等人到了山门外,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,而是分列两旁,让出一条路,紧接着四名白骨教弟子抬着陆振英走上前,将软轿缓缓放下。

陆振英慢慢地下了软轿,眼睛扫视了纪灵等人,不禁冷笑道:“今天各位来得挺齐全的,也省却了本教主不少麻烦。”玉清道长喝道:“狗贼,休要张狂,贫道今日就来会一会你。”说罢他拔出长剑,抖身朝陆振英刺了过去。“飘隐客”朱子明欲上前拦下玉清道长,陆振英一摆手:“你们且退下。”朱子明不敢有违,立刻退到一旁。

待玉清道长长剑距陆振英胸前不过尺余,陆振英突然闪电般出手,一股雄浑内力从掌心发出,竟然迫得玉清道长身材滞在半空,无法再前进一寸。玉清道长心中大骇,还未等他反应过来,陆振英掌中发力,将刺来的长剑硬生生地拗断,然后屈指将半截断剑朝玉清道长弹了回去。

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,玉清道长促不及防,半截断剑已电射至,贯胸而过,带起一蓬血箭。玉清道长哼都未哼一声,魁梧的身躯便摔倒在地,挣扎不起。玉龙道长看得真切,不禁悲怆呼道:“师弟。”几名武当弟子见了,立刻将受伤的玉清道长掺起,抬到玉龙道长的眼前,可是他人早已没了呼吸。

玉龙道长含着泪让弟子将玉清道长的遗体抬下,咬着牙一字一句道:“陆振英,你杀了贫道的师弟,今天贫道就跟你讨个公道。”说着,他仗剑上前,欲与陆振英拼个你死我活。就在这时,纪灵闪身拦住了玉龙道长,沉声道:“道长,万万不可。”玉龙道长哽咽道:“纪大侠,玉清师弟被奸人所害,如果贫道不能为他报仇,还有何面目苟存于天地间?”纪灵道:“道长,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。但是,今天的陆振英已不同往日,为今之计,就是让在下拦住他,你快点带领其他人杀出重围。”玉龙道长道:“纪大侠,你……”纪灵道:“道长,现在不能再犹豫了,陆振英如今的武功已深不可测,我们只有先杀出重围,才能徐图后策。”

聂小瑜、梅香雪等人一听纪灵要自己留下对付陆振英,都大吃一惊。聂小瑜道:“灵儿,你想干什么?难道你以为就凭你现在的实力还能胜得了陆振英吗?”纪巧巧道:“爹爹,无论如何,我们也不会让你一个人留下的,要死我们就死在一块。”

纪灵急道:“你们还想让我说多少回啊,如今形势危急,如果再不能当机立断,那我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。”纪巧巧大声道:“不成,我们决不会丢下你一个人逃走。”“你……”一向乖巧的纪巧巧如今连他的话都不听了,把纪灵气得够戗。梅香雪上前动情道:“师弟,巧巧、金灵、金童和你父子情深,我和你夫妻情深,试想我们谁愿意把你一个人丢下呢?我们生就一起生,死就一起死。”

一席话听得纪灵倍加感动,他顿时豪气万丈,豪迈道:“那好,我们今天就跟白骨教决一死战。”其他人被纪灵的豪情所感染,不禁呐喊起来。

陆振英在那里耐着性子听纪灵说完一番话,冰冷的面具下不知他做何感想。良久,陆振英哈哈笑道:“看来今天我们之间有一场硬仗要打。”纪灵缓缓抽出“悲天剑”,沉声道:“纪某知道陆教主已经习成《金刚般若菠萝蜜经》上的三门绝学,武功已经今非昔比。纪某不才,今天有幸领教一二。”

陆振英一双锐利的眼睛死死盯住纪灵,道:“陆某知道你乃绝世奇才,因此才对你千般忍让,希望你能为我所用,看来我的如意算盘算是白打了。”纪灵摇头道:“自古正邪不两立,阁下的盛情请恕纪某人无福消受了。”

陆振英不怒反笑道:“哈哈,没想到昔日魔教的大魔头如今也变得正气凛然。也罢,既然你们成心寻死,陆某人也就不客气了。今天是死是活,就全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。”他把手一挥,命令道:“众弟子听令,给我攻山。”陆振英身后的白骨教弟子听了,在大魔黄一乾等人的率领下,潮水般向山门冲了过来。

纪灵如同天神般站在路中央,悲天剑在他怀中散发出幽幽绿色,似乎要摄去人的七魂六魄。聂小瑜、尹月仙、梅香雪、宇文飞燕,欧阳皎月,还有纪巧巧、纪金灵、纪金童、李秀莲、东方倩等一干小辈则坚定的守侯在纪灵的身旁。在往后,程金凤携一干七巧宫弟子,少林派掌门圆音大师和圆智、圆泽两位大师率众少林弟子,武当派掌门玉龙道长率众武当门下已严阵以待。

很快,白骨教弟子如旋风般来到面前。“飘隐客”朱子明首当其冲,第一个冲了过来,直取纪灵。纪灵双目微睁,手中“悲天剑”闪电般刺向朱子明的胸口。这一招如风卷楼残,凌厉无比,“飘隐客”朱子明大惊之下,竟然无从躲避,被刺个中着,顿时鲜血汩汩流出。朱子明惨叫一声,毙命当场。

其他白骨教弟子没想到纪灵武功如此高超,只一招便杀了自家的一位护法,不禁双腿发软,一时间都停滞不动了。纪灵毫不留情,悲天剑如狂风骤雨,朝一干白骨教弟子斩了过去。只见一团白光闪过,又有七八名白骨教弟子惨叫着倒了下去。其他白骨教弟子见纪灵有如天神般凛然不可侵犯,不禁往后退了几步。

背后有人冷哼道:“一群没有用的东西,给我让开。”一干白骨教弟子忙不迭让开一条路,陆振英紧走几步,眨眼间便来到了纪灵的跟前,抖手就是一掌。纪灵吃了一惊,本能地后退了几步,避开了陆振英凌厉的一掌。陆振英冷笑道:“纪大侠果真名不虚传,竟然能避得开我这一掌。”

纪灵心中震骇,却不得不强笑道:“好说。如果纪某人猜得不错,陆教主用的就是奇经上的武学吧?”陆振英阴森笑道:“纪大侠既然知道,不知能不能接住我这第二掌?”纪灵脸色不禁凝重起来,知道陆振英第二击必定石破天惊,但眼下已经势成骑虎,纪灵只得咬牙道:“陆教主赐招吧。”陆振英右手左右一挥,幻出数十掌影,象是花丛中翩翩飞舞的蝴蝶,更象是一朵怒放的莲花,从数个方向击向纪灵。

少林方丈圆音大师在后面看得明白,饶他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,此刻已不禁变了脸色,惊呼道:“千瓣莲花掌。”程金凤亦惊问道:“大师,这掌式精妙无比,难道就是《金刚般若菠萝蜜经》上的一门武学?”圆音大师叹道:“正是。看来纪大侠早已心中有数,眼下的形势对我们非常不利,所以才会建议让我们撤退,如果我们还固执己见,势必造成难以挽回的结果。”

武当派掌门玉龙道长有些懊悔道:“唉,都是贫道的错。眼下双方已经短兵相接,想要撤退,恐怕也来不及了。”圆音大师道:“眼下我们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。此刻的纪大侠恐怕已经不是陆振英的对手,我们要小心应付。”

纪灵虽手握“悲天剑”,手却有些颤抖。陆振英的功力已经远远超出他的想象,想到身后妻子儿女的性命全攥在自己的手中,纪灵的瞳孔不禁收缩起来,“悲天剑”握得更紧。

陆振英不禁有些佩服道:“纪大侠身处下风却仍能面不改色,果然有大家风范。”他话音一落,右手已经穿插而至,印向纪灵的前胸。梅香雪见纪灵没有任何反应,不禁惊呼道:“师弟。”纪巧巧、纪金童亦呼道:“爹爹。”

就在陆振英右手击中纪灵胸口的一刹那间,纪灵右手持剑急挥而出,闪电般刺向陆振英的丹田要穴。陆振英乍逢意外亦变了脸色,但此刻想要撤招却已来不及了,只听砰的一声,陆振英一掌击中了纪灵的胸口,将纪灵震得离地而起,倒飞一丈多远,而与此同时“悲天剑”也已洞穿了他的衣服,刺入他的肌肤。陆振英踉仓倒退了数步,丹田处鲜血汩汩流出。手下忙将陆振英搀住,陆振英伸手示意没事,看了看被搀起的纪灵,苦笑道:“没想到纪大侠想来招‘玉石俱焚’,真是可敬可佩啊。不过陆某人不会就此罢休,今日我们暂且罢兵,明日再一决高下吧。”

纪灵此刻倒在梅香雪的怀中,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。陆振英象看怪物似的看了纪灵一眼,遂缓缓走下山去,其他白骨教弟子亦跟着下了山。待陆振英等人走后,众人立刻上前,查探纪灵的伤势。见纪灵呼吸微弱,脸如金纸,一干小辈忍不住哭了起来。少林方丈圆音大师赶紧命弟子将疗伤圣药“小还丹”给纪灵服下,程金凤也赶紧掏出数粒“雪蟾丸”,交给了梅香雪。

不一会,纪灵的脸色好了许多,呼吸也匀称起来。聂小瑜给纪灵把了把脉象,道:“还好,陆振英这一掌仅用了五成功力,灵儿内功深厚,方能躲过一劫。不过他心脉受损,要想复原恐怕得费些时日。”玉龙道长赶紧命人将纪灵抬到客房休息,又让人赶紧安排地方给众人休息,接着他又请程金凤、聂小瑜、圆音大师等人去紫霄宫商讨对策。

到了紫霄宫,众人分主次落了座。玉龙道长扼腕叹息道:“都是贫道固执己见,才令纪大侠受伤。如今在形势上我们处于下风,想要安然撤退也已来不及,不知诸位有何良策?”众人一时默然。

良久,程金凤开口道:“道长,为今之计,除了撤离武当山我们别无选择。不过这应该在陆振英的意料之中,所以,我们想要安然撤离,必须出其不意。”圆音大师疑惑道:“程宫主,要如何出其不意?”程金凤摇头道:“这……金凤亦没有好的主意。”

梅香雪站起身道:“诸位前辈,程宫主,在下有一计策,不知可行不可行?”程金凤知道梅香雪足智多谋,忙道:“梅姊姊尽管说来听听。”梅香雪道:“围魏救赵,声东击西。”

程金凤仔细咀嚼梅香雪这两句话的含义,猛然间她脑海中灵光一闪,喜道:“有了。”她对梅香雪道:“姊姊的意思是我们不退反进,全力出击,然后寻隙撤退?”梅香雪笑着点点头。

就在众人均为梅香雪的计策拍手叫好时,突然门外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:“不妥,不妥。”众人转头瞧去,来人是一位年纪在七十开外的鹤发老者,正是“武林圣仙”李归元。程金凤和武当四位道长赶紧上前行礼,少林派掌门圆音大师也不敢怠慢,亦站起身来双手合什。聂小瑜心中对李归元有些疙瘩,何况她自恃甚高,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所以依旧坐在那里不动。李归元神目如电,早把一切看在眼里,不过他并没有生气,径直上座。程金凤急切问道:“师父,您是什么时候来的?”李归元叹道:“我打听到陆振英欲对武当派不利,所以星夜赶来,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。”程金凤啊了一声道:“师父您能及时赶来,我们也就放心多了。只是刚才梅姊姊的计策应该可行,您为何说不妥呢?”

武林圣仙微笑道:“陆振英不是易与之辈,这次他突袭武当弄的我们措手不及,就可以知道此人绝不简单。今日一战我们的形势陡然变得极为不利,我们只有撤退才能保全实力,陆振英岂能不知?如果我们贸然出击,一旦中了他的埋伏就会全军覆没,更不用说找机会全身而退了。”

众人考虑了一会,觉得李归元说的更在理。程金凤道:“师父,那你有什么好主意?”李归元道:“我在上山的路上,发现陆振英已经布置好人手,严防我们冲下山,看来,我们必须想个万全之策。”程金凤有些失望道:“师父,您的意思是您也没有办法?”

李归元哈哈笑道:“凤儿,你当师父是神仙啊,哪能这么快就想出好办法来?”他一瞅木然坐在一旁的聂小瑜,故意道:“何况你身边有聂教主这般的能人异士,她应该有办法。”聂小瑜有些窝火,冷哼道:“臭老道,你神气什么,要是我的灵儿能醒过来,他一定有办法。”

“武林圣仙”李归元有些意外,道:“怎么,纪灵他受伤了?”玉龙道长沉声道:“师叔,陆振英他已经习成少林奇经《金刚般若波罗密经》上的三门神功,纪大侠不是他的对手,所以受了重伤。不过陆振英也没有讨得便宜,亦受了伤。”

李归元听到这里心中震骇,道:“老道亦曾听闻经上的三门绝学神奥无比,只要习得其中一门,就足可震古烁今,称霸武林。只是神功玄奥,此前武林中也只有少林派的空性大师曾经习成,这陆振英虽说也是练武奇才,但哪能与空性大师相比?要说他也将经上的绝学练成,老道还是有些不信。”

圆音大师合什道:“老衲虽未一睹经上的武学典籍,但曾听师叔谈起过三门绝学,所以今日一眼就看出,陆振英重伤纪大侠用的就是绝学之一的‘千瓣莲花掌’。”

李归元仰头长叹道:“难道老天爷真的不长眼,让武林落入此等奸诈小人之手?”程金凤道:“师父,我们虽然已经将‘悲天剑’和‘九转乾坤珠’弄到手,但至今仍未找出其中的秘密。”李归元道:“就算是当中真的有什么武学秘籍,陆振英明日一定会大举攻山,我们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,如何能来得及?”

就在这时,纪巧巧急匆匆地奔了进来,看到李归元,他又惊又喜,连忙跪下拜道:“见过师祖。”李归元示意他不必多礼。纪巧巧站起身来,急对聂小瑜道:“娘,爹爹已经醒了,您快点去看一看吧。”聂小瑜闻言心中一喜,她“啊”地叫了一声,连忙跟在纪巧巧的身后出了紫霄宫。尹月仙、梅香雪忙朝李归元等人抱拳一礼,快步追了上去。

程金凤道:“师父,纪大侠对我们七巧宫有恩,又是巧巧的父亲,我们去看一看吧。”李归元点点头。圆音大师和玉龙道长也很挂念纪灵的伤势,便与程金凤和李归元一起前往纪灵暂时住的厢房。

到了房门外,里面已经有不少人。见了程金凤等人,一些晚辈连忙将几人让了进去。聂小瑜坐在床头,正在为纪灵搭脉。过了一会,聂小瑜松开手。梅香雪见她愁眉不展,忙问道:“师父,师弟他怎么样了?”聂小瑜有些哽咽道:“唉,虽说他服下少林寺的小还丹和七巧宫的雪蟾丸,但要想复原非十天半个月不可。”纪灵忙宽慰道:“师父,二师姐,你们不要难过了,当时如果不是我横下心要与他同归于尽,以至于他有些顾虑而有所留手,我早就再世为人了,所以你们应该高兴才对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