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危机四伏
"爱书网"网站最新地址为 m.22ff.vip

离开兰州,中午时分,叶萍和林梦蝉等四人来到了皋兰镇。他们找到一家最干净的饭店,走了进去。

叶萍四人围坐在一张餐桌旁,等待店伙来送饭。

不一会儿的功夫,一个店伙端着一只大碗走了过来。碗里是黄焖鸡,是这家饭店地道的拿手菜,离得远远地就让人闻到了那股鲜香。

只是,店伙身上的白色的衣服,油了吧唧,脏兮兮的。林梦蝉见了店伙那副脏兮兮的样子,一个劲儿地直抽鼻子。

那店伙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高筒帽子,将帽筒子拉得很低,遮住了眉毛。叶萍见他送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黄焖鸡,就伸手接过,放在了桌上。

小三子见到黄焖鸡,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鸡肉就要往嘴里送。谁知,这时候叶萍一甩手用自己手中的筷子,打掉了小三子手中的筷子。使小三子的筷子,一下子就摔在了桌子上,发出了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其中一根筷子掉在了盛放黄焖鸡的碗里,使得碗里的鸡汤,汤汁四溅。

小三子万万想不到会出如此变故,抬起眼愣怔怔地望着叶萍。此时叶萍已经转过身子,顺手把那双筷子掷出去。那筷子犹如箭矢,以迅疾无比的速度,直向店伙射去。

店伙似乎早有防备,听到筷子和空气摩擦发出的啸声一起,就立即将身躯前倾,妄想躲过射来的筷子。然而,店伙毕竟还是慢了一丝丝,就在他将要倾下身子的时候,筷子已经将他击中。一根筷子击在了店伙后背的灵台穴上,另一根筷子则击在右腿的殷门穴上。店伙嘴里的“哎呦”之声,还没有完全发出来,他的身子已经倒在了地上。

这一变故,惊得满堂的人立时目瞪口呆,纷纷向店伙瞧去。

小三子见此情景,一跃而起,一个箭步就窜到了店伙的身边。叶萍比小三子还要快上许多,此时叶萍已经伸手探过店伙的鼻息,正向饭堂外面跑去。

小三子也伸手探了探店伙的鼻息,发现店伙已然毙命,就尾随叶萍而去。林梦蝉和月娥也急忙跟了过去。

叶萍跑出饭堂,直奔厨房。

此时的厨房,狼藉一片。配菜工倒在了砧板旁,手里的菜刀还紧紧地抓着;掌勺的厨师,则倒在灶火边,手里的铜勺摔出去有二尺远。灶火正旺,灶上三个炉眼上有一空着,两个炉眼上面蹲着锅,其中一个炖鱼的锅里正咕嘟咕嘟地冒着一串一串的泡泡,炖鱼的香味在空间中飘散开来。

叶萍对死去的厨师逐个进行了检查,发现他们都是中毒而亡,死去的时间也是刚刚不久。

叶萍他们回到饭堂时,里面的人已经跑了个精光。叶萍再次俯身到那个店伙跟前察看,察看了好久才发现店伙右耳垂下面有一点点的血迹。那血迹几乎比芥子也大不了多少。再细一看,发现血迹是从一个小小的针孔流出来的。叶萍用手摸去,还没有僵硬的肉中有一小小的硬物。

于是,叶萍从怀里取出他那个百宝箱,从箱里拿出一柄不足一寸的小刀,用刀尖在肉上一剜,发现里面插进去了一根很细小的针。叶萍又从百宝箱里拿出一块黑乎乎的吸铁石,将那根针吸了出来。只见那根针细如牛毛,不足二分长,银亮中透着蓝汪汪的颜色,显然是淬了剧毒。

要把如此细小的针,射进肉里,如果不是发射者内力颇为深厚,就是用了发射机关,而且发射的距离也不会很远。

这会是谁,要杀死店伙灭口呢?

由于适才叶萍并没有留意过别人,此时苦苦思索了半天,还是一筹莫展。

四人回到饭桌前,叶萍将那碗黄焖鸡扣在桌子上,用筷子从里面检出几只毒蜈蚣和毒蜘蛛来。几人看了,暗暗心惊,心想幸亏叶萍见机得早,否则,只怕是已经到了黄泉路上,不禁脊背上也冒出冷汗来。

林梦蝉和月娥几乎同时问叶萍是如何看出店伙要下毒来害他们的。

叶萍道:“我看那店伙步履矫健,应该是个武功高手,可他为何要在这里当跑堂?我当时就有所怀疑。等我从他手里接过那碗黄焖鸡,发现碗很烫,可店伙这一路上端得很稳,显然他是练过铁砂掌之类的功夫的。店伙见我接过碗,就急急奔走,正说明了他心里有鬼。我用筷子打他,只想将他留住问话,不想他竟被杀了灭口了。”叶萍接着把昨夜自己曾遭到杀手之事也说了一遍。听叶萍说完,林梦蝉等人心中解开一个疑团的同时,又多了一份担心。

无论如何,这里的饭是吃不成了。

无奈,他们只好走出饭店。来到街上,他们四人就好歹地找了一个卖小吃的,胡乱吃了一口,就离开了皋兰镇。

晚上叶萍他们住到了皋兰以北的古浪镇。虽说是鞍马劳顿,疲乏不已,但是他们四人有了在皋兰的经历,谁也不敢掉以轻心,就在半醒半睡的状态下度过了一夜。

第二天,小三子到马棚牵了四人已经备好的马匹,来到客栈门前与先一步到了这里的叶萍等人会合。

叶萍、林梦蝉和月娥三人,从小三子手中牵过自己的马匹。林梦蝉见到自己的马匹上的马鞍备得不应心,就将马肚带解开,重新解开,进行整理。这样摆弄摆弄,那样摆弄摆弄,小三子见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,暗想:这人也是太挑剔了。小三子越想心里越有气。

叶萍和月娥也等在一边,看着林梦蝉备马。这时候,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,大地万物都沐浴在灿烂的阳光里。林梦蝉手中的马鞍,做工十分考究,粉红色的鞍垫,鞍的前桥和后桥都镶嵌了黄金和宝石,这些黄金和宝石被阳光照得璀璨夺目。

叶萍在不经意间,猛然看到粉红色的鞍垫上也闪出了一道亮光。这道亮光,不同于其他亮光的颜色,有些幽兰。叶萍心中一动,就走了过去。此时林梦蝉已将马鞍重新备好,一脚放到马镫上,正要上马,见叶萍走过来,就问道:“有事?”

叶萍道:“让我看看这个马鞍。”

林梦蝉感到奇怪,道:“咱们一路走来,我一直用的是这个马鞍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说着就把脚离开了马镫,站到了马的旁边。

叶萍道:“我看到这马鞍上有道亮光,很是奇怪,有些好奇。”一边说一边仔细地往马鞍上瞅。瞅了一遍没见什么异样,叶萍就用手在粉红色的鞍垫上慢慢摸索,一边摸索一边仔细观瞧。摸到鞍垫的中间,叶萍突然道:“找到了,古怪在这里!”

林梦蝉往叶萍的手指旁边一看,那里有一星星亮光从粉红色中透射出来,在细看,那是一根细细的针尖,露出鞍垫的部分仅有米粒大小。叶萍用手在针尖的四周按了按,针尖又露出了一小截。这银亮的针尖在灿烂的阳光下泛着幽幽的蓝光。

叶萍小心翼翼地将针从马鞍垫上取了下来,只见这枚银针正和昨日在皋兰饭店里那个店伙所中的毒针一般无二。

看到这里,林梦蝉的脸色都吓白了,连连说道:“好险,好险!”一面说,一面拍着自己的胸脯。其实,说是吓白了脸,也仅仅是林梦蝉自己的感觉而已,在外人看来,她的脸上一如往常,因为她的脸还是隐藏在了那张人皮面具的后面。

叶萍对小三子和月娥说道:“你们快找找,看马鞍上是不是也有毒针。可千万要小心呀!一定不能让针尖扎破了手!”说完,叶萍当先在自己的马鞍上找了起来。

不一会儿功夫,月娥先在自己的马鞍上也找到一根同样的毒针,随后小三子和叶萍也分别在自己的马鞍里找到了毒针。

面对四根毒针,月娥道:“这是谁要害咱们?”

小三子则是恨得咬牙切齿,“让我找到这个人,我非扒了他的皮,抽了他的筋!”想到方才自己还怪林梦蝉多事,此时反倒觉得如果不是林梦蝉的多事,恐怕现在的四个人,早已变成了四具尸体。小三子想到这里,不由对林梦蝉多了几分感激。

林梦蝉道:“联想到昨天的事,我觉得敌人是一心要咱们的命。可是,咱们连敌人是谁也不知道。越想这件事,就越觉得可怕。”

叶萍道:“咱们还是走吧,到路上,一边走,咱们一边参详,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也许咱们就商量出办法来。”

于是四人一起上马,继续向西北方向走去。

在路上,他们四人一边走,一边商讨如何来应对眼前的局面。叶萍他们四人讨论的十分热烈,有事还要争论得面红耳赤。他们热烈的讨论声把马蹄敲打官道的“嘚嘚”声也给淹没了。

他们离开古浪越远,他们的意见越趋向了一致。最后,他们四人一致认为,眼前出现的接连的暗杀事件,绝不是孤立的,而是有一只黑手在暗中*纵;要暗杀他们的起因,应该是兴隆山上的探宝之行,很可能是因为叶萍和小三子破坏了敌人的什么计划,敌人出于报复,于是就采用了暗杀手段;敌暗我明,敌人显然对他们的行踪了解的很清楚,依照那个假的店伙企图用毒,后来又有人在马鞍上施毒来看,敌人必定是事先埋伏在了他们的前头,而要做到这一点,敌人起码一是要了解他们行踪,二是要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性,林梦蝉喜爱洁净恰好给敌人留下了机会。据此,他们四人得出的一致结论就是:要摆脱敌人,就必须隐藏起行踪,让敌人找不到他们。话是如此说,可是真要行动起来,也非易事。当然,要找出隐藏在暗处的敌人,那是最好不过了,然而,以目前的状况而言,要找出这个敌人,势必很难。

叶萍他们一边商量对策,一边向前走去。

谁知道前面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呢?他们还会碰到什么样的事情呢?